返回主頁 Sun
您當前的位置是 :首頁> 我找專家
|

葉復初

生守望豐收的稻田——記國家科技進步一等獎獲得者 葉復初

作者:   文章來源:農科英才   發表時間:2013-12-11    點擊量:

  [簡介]  葉復初, 男,1932 年出生于浙江省溫嶺市,水稻育種專家。1965 年浙江農業大學農學系作物育種專業研究生畢業,現為中國水稻研究所研究員。

  自1971 年參加雜交水稻育種研究以來,主持秈型雜交水稻選育課題,先后育成雜交晚稻新組合12 個,推廣種植面積累計1 600 多萬公頃,增產稻谷總計75 億公斤。其中汕優6 號曾成為20 世紀80 年代我國南方雜交水稻生產的主要當家組合之一;選育的汕優85,是以秈粳糯三者融合而成,屬國內首創秈粳亞種間雜交稻;選育的汕優10號和協優46,成為20 世紀90 年代長江流域雙季雜交晚稻的重要推廣組合,年種植面積超160 萬公頃;“八五”期間選育的汕優5111,于1994 年通過江西省品種審定,并被列為重點推廣組合。發表論文10 余篇。參與撰寫《水稻》、《水稻育種學》等著作4部。曾獲國家科技進步一等獎 1 項,國家“七五”攻關重大成果獎 1 項,省部級科技進步一等獎2 項、三等獎1 項,受省級以上表彰獎勵3 項,被授予浙江省勞動模范和浙江省農業科技突出貢獻者稱號,享受政府特殊津貼。

  他是一只永遠追逐夏天的“候鳥”,不是在稻田里,就是在去往稻田的路上,他執著地實現了自己的“水稻人生”。

  1954 年,葉復初從浙江省一個山海交匯的小縣溫嶺考進了浙江農學院。他就讀于農學系,1958 年畢業,被分配到浙江農業科學研究所(浙江省農業科學院的前身)稻作系,參加水稻育種的研究,從此開始了他與水稻一生的情緣。

  從收集農家品種做起

  作為“魚米之鄉”,浙江有著悠久的稻作文化,特別是在杭嘉湖平原一帶,存在很多的地方品種。但當時沒有系統的水稻品種研究選育和推廣,各地各家各種各的,沒有一個主栽品種。

  為收集整理這些散落在農家的“珍寶”,并調查整理出它們不同的特性,1960 年,葉復初帶上農科所之前從各地征集來的2 000 多個品種,來到嘉興進行田間試驗。同時他不斷走訪農家,尋找更多種質資源。每一個農家品種,他都要到種植農戶的家里,當面問清種子來源、種植年份、產量等特性,一一記錄。

  那時候,縣城和村鎮之間不通公交,也沒有車,基本上只能靠兩條腿走路。他說:“到農民家里,還要算好時間。農民每天要下地干活,時間寶貴,總是算著他們休息的時候去,比如中午飯后或者晚上。”于是,每一次出發,葉復初不是頂了個大太陽就是披星戴月趕夜路。兩年里,他走遍了當時嘉興管轄的嘉興、平湖、桐鄉、嘉善、吳興、長興等縣的很多鄉村。

  如今“魚和熊掌”要兼得

  1965 年,葉復初從浙江農業大學研究生畢業。此后,轉向雜交稻育種研究。中國農業科學院水稻研究所在杭州建立,他是最早的成員之一。

  他主持秈型雜交水稻選育課題,先后育成雜交晚稻新組合12 個,推廣種植面積累計達1 600 多萬公頃,增產稻谷總計75 億公斤。其中汕優6 號,曾成為20 世紀80 年代我國南方雜交水稻生產的主要當家組合之一。

  到20 世紀80 年代末,浙江省晚稻長期以來的主栽品種汕優6 號出現了抗稻瘟病能力衰弱、后期葉片焦黃早衰等不良現象,從外省引進的品種又不適應浙江省夏季多臺風的氣候,常常大片倒伏。農業生產上對水稻新品種的呼聲非常大。培育雜交水稻新組合,這個國家和省重點攻關項目就落到了葉復初身上。

  雜交育種要取得單一優勢不難,難的是集多個優勢于一身。而生長期長短與米質的好壞、產量與抗病能力等不同優勢之間的關系往往是相互矛盾的,要求一個品種同時具備這些優勢,就如同魚和熊掌要兼得。

  葉復初深知,浙江傳統雙季稻種植的優勢不能丟,產量只能提高不能減少,對稻米質量的要求要滿足,還要同時考慮抗病抗蟲等優勢,要求多種優勢必須并存,這使得雜交稻看上去非常自由而多選的組合變成了戴著鎖鏈跳舞。這就要求育種專家在這些撲朔迷離的成千上萬的雜交組合中“大海撈針”,用智慧和耐心找出最符合需要的那一組。

  葉復初注意到我國的雜交稻均屬于秈稻與秈稻的雜交組合,類似于“近親”結合,要進一步提高產量非常困難。他考慮到,為什么不試一試秈粳雜交呢?于是他改變了以往選擇親本時只注意大粒、大穗等外部特征的習慣,轉而重視親本之間的血緣關系和遺傳背景。他從幾千份品種資源中,篩選出具有明顯粳稻血緣的秈稻品種作父本,選育出汕優10 和協優46,一舉突破了產量徘徊不前的局面。以秈粳糯三者融合而成,屬秈粳亞種間雜交的汕優85 新組合,是國內首創。這是一次新技術路線的探索,并取得了令人注目的成功。

  一只追逐夏天的“候鳥”

  海南島,中國著名的天然大溫室。位于海南南部的三亞更是長夏無冬,那里正是農業科學家們進行冬季南繁育種研究的絕佳場所。
南繁是艱辛的。三亞這個今日的旅游勝地,那時還只是中國最南端的一個小鎮,甚至還要算是中國最貧窮落后的地區之一,遠無繁華。

  葉復初是三亞迎來的最早一批研究育種專家之一,頭幾年,育種基地里連固定的房子都沒有,他們只能住在自己搭建的草棚里。但是,葉復初幾十年始終堅持重復著“杭州—海南—杭州”路線,如一只“候鳥”,追趕著一個又一個炎熱的生長季節。

  每年8 月,在杭州當地收獲完水稻之后,他就抓緊時間統計整理好資料,又帶著種子在當年的11 月趕到海南加種一季。這樣,一年內種了兩茬水稻,可以連續得到兩組數據。于是水稻新品種的繁育年限被大大縮短了。

  選育一個水稻新品種,正常情況下需要10 個生產周期,那就是一個育種人10 年的光陰。而得到一個優質雜交稻的周期會更長,也就意味著育種者將付出更多的艱辛。

  水稻育種是一項需要耐心和毅力并舉的事業。水稻喜歡高溫,一天時間里每一個小時氣溫的變化都會影響到它開花揚花的狀態。在選擇雜交父本和母本時,不僅要考慮它們各自的優點,還要考慮它們的發育過程的協調一致性,特別是開花期。這個不僅指開花的日子要相同,在同一天里,開花的鐘點也最好重合。父本開花早,基本會集中在上午的9~10 時,而如果母本在下午開花,這樣的組合就不是很理想,會影響到制種產量,影響到來年的制種面積。

  水稻雜交配組后會產生大量的變異,而真正有用的材料出現的幾率極低。這樣“大海撈針”后培育出的每一個新品種,傾注的都是育種人的一腔心血。如果不能持之以恒,有的好品種就在你的眼皮下溜走了。因此,育種人員越是天熱越要守望在稻田里 。

  三亞的一年四季都是酷夏,“頭上烈日曬,地上濕氣蒸。”在太陽底下站上3 分鐘,準是大汗淋漓。正午時分,一天最熱的時候,恰恰是水稻揚花授粉的最佳時機。那時的南繁隊員多有被熱暈的經歷。

  每逢刮臺風下暴雨,他都得風雨無阻地趕到試驗田,察看風有沒有吹倒試驗標識牌,橫流的雨水有沒有沖倒稻苗。育種這一行靠天靠地,與常人不同,刮風下雨卻往田里跑。那里所有的育種人都是“又黑又瘦”,人們戲稱:“遠看像要飯的,近看像燒炭的。”
 



葉復初(左)在田間向助手傳授選種心得


  奔波田間試驗顯本色

  一勞永逸是水稻育種工作中最不可能成為現實的,獻身于此的科學家們永無腳步停歇的一天。他們必須不停地通過幾千、幾萬次的雜交觀測選育找出那一兩個符合要求的組合,必須在一次次的成功后不斷地否定自己,然后奔向下一個目標,不斷地去創新。

  稻瘟病是一種全國各稻區常見的重要病害,它由真菌引起,通過水和風傳染,可以造成水稻減產30%~40%,嚴重時可達80%,近乎絕收。是水稻種植農戶最為頭疼的病害。1980 年,葉復初輾轉在浙江省臨安縣這個稻瘟病高發區,哪個鄉鎮發作得最嚴重他就在哪個鄉鎮做實驗。

  他至今印象深刻的是1988 年的經歷。那年,葉復初在臨安堰口鄉向農民租用了10畝地做實驗。恰恰趕上了大旱,連續幾個月沒有雨水。在水稻最需要雨水的8 月,為了不跟當地的農民搶水,他和助手幾乎每天都是等到農民把自家的田地澆灌好了再出發去引水。而這一等,往往都要到半夜以后了。山路多蛇,他們總是要一手打著小手電,另一只手里拿著一根竹竿,用來打草驚蛇。

  但是還有一片種著協優46 的制種稻田,由于地勢問題,怎么都無法引水入田,葉復初不得不把田里的稻苗一棵一棵地移栽到靠近溪水的半畝地里。然后,他和助手輪流用臉盆一盆一盆地往稻田里舀水,從下午5 時要一直堅持到晚8 時多,才能吃晚飯。

  新品種育成,葉復初也已青絲成雪。

  人生要對國家有作用

  汕優10 在兩年浙江省區域試驗中,產量都是第一,該品種適應性強,是雜交稻中抗稻瘟病最好的組合,米質也非常出色,達到了優質二級米標準。協優46 耐肥抗倒、高抗稻瘟病和稻飛虱,后期耐低溫。種植面積在易感染白葉枯病的浙江沿海和安徽、江西、湖南、湖北地區迅速擴大。

  這兩個組合從1992 年起,在浙江省種植面積之和占雜交稻總面積的3/4,是該省雜交晚稻的當家品種。在此后很長一段時期,幾乎在長江中下游地區占統治地位。

  1995 年統計顯示,自1989 年起,這兩個組合僅在浙江省累計推廣種植187 萬公頃,按區試每畝分別增產39 公斤和35 公斤計,到1995 年,增產的糧食已經超過10 億公斤。而按照長江流域種植面積統計,增產達到34 億公斤。至今,汕優10 號和協優46,還是長江流域雙季雜交晚稻的重要推廣組合,年種植面積超160 萬公頃。

  為了讓水稻育種技術得到推廣應用,葉復初還積極組織培訓工作,把自己的經驗傳授給各地的“取經”人。同時,他還參與了《水稻》、《雜交水稻高產高效益栽培》、《水稻良種高產高效栽培》、《水稻育種學》等書籍的寫作與編撰工作,完成了其中“水稻品種的多樣性及其形成”、“雜交早稻新組合、雜交中晚稻新組合”、“雜交水稻選育”等章節的內容。

  不是在稻田里,就是在去往稻田的路上,是葉復初生活狀態的真實寫照,回顧自己的“水稻人生”,葉復初并沒有提及半個“辛勞”、“奉獻”之類的字眼,而是淡然地說:“人活一輩子,對國家總要有一些作用。”

  但是,人民并不會因為葉復初的低調與平和,就忽視了他作出的巨大貢獻。一連串的獎項或許就是對他一生執著奮斗最有力的肯定與贊美。這些獎項包括:1992 年農業部科技進步一等獎;1993 年以第一完成人的身份獲得了國家科學技術進步一等獎;1994 年浙江省科學技術進步一等獎;1995 年浙江省勞動模范;1997 年全國中華農業科教獎;1996 年和2001 年,先后兩次被評選為浙江省農業科技突出貢獻者等。
 

中國水稻研究所供稿

海龙王捕鱼机技巧 广东快乐十分玩法介绍 江苏十一选五走势图经彩网 南粤36选7开奖走势 600万彩票安卓 真钱捕鱼 网上赚钱 编写题库 极速飞艇技巧攻略 广东时时彩历史 腾讯五分彩在线计划 全民欢乐捕鱼ol